a04_gif
a01_gif

在中国如何做有机农场

  恒大此次进军粮油乳业,主打有机农业牌,营销上宣传绿色、生态等卖点,定价也处于高端。但是据中国农科院最新最新一份报告《中国发展有机农业机遇、问题及对策》认为,中国发展有机农业面临三大难题。
  首先,政府支持力度小,财政投入不足。当前中央政府大力推进绿色食品和无公害食品产业的发展,并且向农民提供金融支持以鼓励他们转变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相对来说,中央政府对于有机农业的发展虽然持有积极的态度,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实质性的资源投入。
  其次,生产技术研究工作落后,推广服务体系薄弱。尤其在生产方面,大量缺乏关于病虫害防治、土壤肥力保持等方面的生产技术的研究和应用,在我国,现在已有将近30家有机认证机构从事有机产品的认证业务,却仅仅只有5家来自大学和科研机构的专业有机农业咨询组织,并且它们大多数注重于建立产品质量控制体系,而不是开展生产技术的咨询服务。
  最后,生产组织形式缺乏创新,营销方式效率低下。在生产营销方面,我国大部分有机产品是由小规模农户组织生产与管理的。尽管许多小农户被公司通过某些模式组织成生产者群体,但是这些群体是松散的,并没有被很好的组织和管理起来。很多农户根本无法理解有机产品的真正内涵,只是受到经济方面的吸引而与公司进行合作。这些农户缺乏对于有机农业的认识和了解,无法掌握高水平的有机农业生产方法,导致有机农业生产水平落后,产量低下,品质难以得到保证。
  在有机产品营销方面,小规模的农户处于市场的不利地位,不能直接进入市场当中,难以形成有效的市场宣传手段和建立良好的品牌知名度,使得目前的有机产品市场具有鱼龙混杂、管理混乱、价格昂贵等诸多缺陷,严重影响了人民群众对于有机产品的信任和消费。
  在有机农业行业流行一句行话:做有机的都是“疯子”。
  最著名的“疯子”当属英国王子查尔斯,从1986年开始建设他的有机农场公爵家庭农场。装上太阳能电池板提供暖气,种上一排排的芦苇变成有机的排污系统,收集雨水来灌溉土地······查尔斯兢兢业业地在他的有机农场经营十年,20多年过去了,英国的有机耕作面积增加100多倍,欧盟也大幅推广和补贴有机农业,查尔斯的公爵家庭农场则成为有机农业的典范。
  疯子和天才只有一线之隔,正如投资和投机只有一念之差。老王子查尔斯或许就是那个看上去像疯子的天才,那么在国内投资和投机难分左右的有机市场里,你做好准备了吗?
  去郊区当农场主四年改造20多个技术项目
  温室大棚变“货架”,挂在藤蔓上的瓜果蔬菜变“商品”,田埂筑成水泥通道,游客推着购物车穿行其中,既可观赏又可采摘,最后到出口处“收银”,这样的“超市”你听说过吗?
  “田间超市”的主人是湖北省吉农沃尔特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魏晓明。这位东北农学大学生扎根武汉市场近十年,也是位不折不扣的有机“疯子”。“我可以轻松地大量符合超市要求的产品,但我不愿这么做”,魏晓明说,他想培育有机市场做到公司上市。
  前途看似光明,道路却颇为坎坷。“国内有机行业发展十年,目前很少有成功种植案例,却又成功营销的案例。”魏晓明说,在这个混沌的有机市场里,他还要摸着良心和石头继续过河。
  在农场的田埂边,隔几步立着一个类似变压器的装置,摁动按钮,一段呜呜咽咽的声音响了起来。魏晓明说,这叫声波助长仪,发出的声音人听起来像噪音,对植物来说却是美妙的音乐。依据植物的生长规律,每周听一两次,每次约半小时,能提高产量。
  大棚上方有一层高压电网,相当于穿上了一层“电蚊帐”,能隔绝虫害;昆虫诱捕器能发出特殊声光,吸引蚊虫自动投网;在蔬菜基地配备全自动节水灌溉设备,各种瓜、菜采用立体栽培技术,采用滴灌方式比周期漫灌节水65%……四年时间里,魏晓明把80%的时间都用于技术项目改造,目前共计改造20多个技术项目,三项技术申请专利。
  “一切都是自己摸索,难免走弯路,就逼迫着自己不人为改造不行。这个过程就会有经济损失。”魏晓明说。2009年4月,第一批钢架大棚建成投产,采取了世界领先的立体栽培和有机基质栽培,让原本趴在泥里的西瓜“腾空而起”,吊在藤上生产。立体栽培需要配合使用滴灌设备,为了节约成本,魏晓明使用简易滴灌装置,这一做法使第一批瓜菜差点绝收。原因是简易滴灌装置没有压力补偿功能,长度超过30米的地块根本无法保证滴水。魏晓明用5天时间,在园区安装了先进的自动智能压力补偿滴灌设备。从发现问题到改造补错,减产30%,这就成为创业初期交的一笔“学费”。
  时间一笔大投资闲置三年换一方净土
  连着投三年有机化肥,在有机脂覆盖15公分的土壤上不用化学技术生产能倒退50年的食材。这就是有机农产品的严苛标准。
  2009年,魏晓明向国内权威认证中心提出有机基地认证申请。按照要求,他对承包的200亩地进行了有机土地转换,并对生产基地进行了隔离带处理。2011年,他将转换后的基地土壤、水、大气送去检测,经验证合格后,再次向南京国环提交了认证申请。直到今年2月中旬,魏晓明,终于拿到了南京国环有机产品咨询中心颁发的“有机转换产品认证证书”。
  从企业申请认证到最终获得认证的三年“有机转换期”,对投资者而言,就意味着三年的纯投入期,这形成有机行业的第一道门槛。魏晓明说,“我在有机农场上的总投资1500万元,三年拿证在不停投入,第四年还在亏损,第五年才开始预算盈利。”
  说到价格,一纸有机认证证书究竟要花多少钱?多家机构的报价显示,有机证书的费用只需1~2万元。但多数情况下,证件到手前,是要花上六万元甚至更多。魏晓明表示,他已经花费了十多万元,其中咨询费6万元,认证费加上检查员费用共2万元,有机标志使用费1万元,土、水、大气检测费1.5万元。
  今年刚出台的有机认证新标准让魏晓明颇有些无奈。以前,认证机构一年只需去认证的基地检查一次,按照新标准要求,一年收获多茬的农作物,每次收获时都要接受认证机构的复检,每次复检,种植户均要向检测机构重新支付检查费用,如果种植户要追加检测品种,费用还会相应增加。

责任编辑:都市农夫

喜欢(0
收藏方法: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 扫一扫收藏本文到手机 ↑

方法:打开微信→点击右侧+ →添加朋友→输入cnnclm

家庭农场联盟微信公众号

方法:打开微信→点击右侧+ →添加朋友→输入cnnclm

家庭农场联盟微信公众号

a03_gif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