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4_gif
a01_gif

有事找联盟一准儿有出路

  编者按
  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与农业新型经营主体是现代化农业经营体系的两个基点,二者之间相辅相成,密不可分。一些地方探索的“合作社+大户”“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服务模式,对实施有效的社会化服务、增强合作社经营实力等显示出很好的效果。
  今年,江苏省泰州市组建了家庭农场服务联盟,将家庭农场、农机合作社、涉农部门、金融机构、农资经销商等纳入其中,为丰富农业社会化服务形式、实现需求与服务的精准对接提供了样本。
  本报记者李文博
  随着规模化经营的开展,新型经营主体日渐增多,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的家庭农场发展迅速。在江苏省泰州市,家庭农场数量已经超过5000家。他们在生产活动中发现,在农资服务、农机服务、金融保险服务等方面,个体的力量都是薄弱的。为此,泰州市探索建立家庭农场服务联盟,打造出了农业服务业的“军团”。
  1
  需求多样化,“单兵作战”难满足
  泰州市姜堰区桥头镇鸭凤家庭农场主卫泽民夫妇流转了200多亩地,经营了10年。每年夏收和秋收,因为自家没有机械收割,他们吃了不少苦头。也想过自己购置,但小型的效率太低,大型的成本又高,还要建仓储设施,一想起这之后的一连串投入,卫泽民就心疼。
  姜堰区溱潼镇桂华粮食种植家庭农场负责人薛桂华也有着类似的烦恼。“好的植保机械一天作业面积有三四百亩,还能减少人力,但往往都在10万元以上,自个儿买了,一年用不了几天,多浪费。如果有一个专业的组织,能提供服务,还能省钱,那自然是最好的。”薛桂华说。
  在泰州,有着卫泽民、薛桂华类似烦恼的农场主不在少数。100~300亩的经营面积,不可能购置一整套农业设备;在农资市场没有话语权,成本高、质量难有保证;金融贷款难度大……这些牵涉农业服务方方面面的问题,束缚着家庭农场发展规模经营的手脚。
  泰州市农委主任毛正球介绍,2015年初,他们开展的农场主经营情况摸查发现,部分家庭农场主自身经营理念、能力、技术水平不能适应规模生产的要求;土地流转困难多,建设用地难以落实;资金来源渠道不畅;人才匮乏、社会服务水平有待提高;风险防御能力有待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存在隐患。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泰州市农委决定推进建立家庭农场主服务组织。今年4月28日,一支地市级为农服务专业团体——泰州市家庭农场服务联盟正式成立,吸纳家庭农场主个人会员641名,涉农部门、金融机构、农资企业等单位会员14家,致力于解决家庭农场在生产经营中遇到的土地流转、资金、农资、农机、技术及管理等难题。
  2
  多主体组团,提供“一揽子”服务
  “要不是联盟的烘干设备,今年的小麦损失就大了!”卫泽明说,在今年小麦收割期的连续阴雨天里,联盟购置的烘干设备给他的17万斤小麦提供了烘干服务。
  家庭农场通过联盟实现了由“单个分散”向“联合抱团”的转变,家庭农场主、种粮大户、农机合作社整合农机、植保、烘干仓储等资源,合理共享,建成“自主自愿、合作紧密、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服务联合体12家。
  姜堰区兴泰镇志祥家庭农场的负责人吴志祥今年格外省心。“不光有农技人员随时到现场指导生产,资金上也为我们开绿灯。今年从农业银行贷款10万元,到期不用偿还利息,只要还本金就可以了,而且流程简单,连担保人都不用自己去找了。”
  这得益于联盟的后勤保障。联盟成立之初联合农资企业——泰州市苏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苏中公司)与中国农业银行泰州分行合作,创建“公司担保、农行放贷、专款专用”的贷款机制,着力破解家庭农场融资难题。现在,贷款运作的具体细则已经出台,并在泰州姜堰区进行试点,已为家庭农场主提供担保贴息贷款1100余万元。
  为了更方便地开展服务,农委又将服务从线下推到线上,建立了农牧旺服务APP。姜堰区沈高镇农场主赵天在网上发布了“稻瘟灵”求购信息,随后有5家农资企业前来抢单,赵天可根据他们的品牌、报价选取自己认为性价比最合适的企业。
  “联盟为我们提供了多样化的服务,有事找联盟,一准儿有出路。”赵天说。
  3
  要进一步整合资源丰富服务内容,延伸服务链条
  据泰州市农委科教处处长潘迎辉介绍,目前,联盟成员专业化统防统治和联防联控覆盖率达93%,水稻集中育供秧面积达87%,“植保+农机”综合服务覆盖率达98.2%,农资零差价供应率达68.6%。
  成长中的家庭农场联盟仍有很多方面需要提升与完善:
  首先,家庭农场品牌意识有待提高。泰州多数的家庭农场主要从事传统稻麦种植,很少有品牌,即便有品牌也缺乏个性,导致农产品附加值低,效益不甚理想。业内人士建议,在提高农场主品牌意识的同时,可通过联盟平台,扩大对农场品牌宣传,提升知名度、影响力,提升销售额。
  联盟中设备的类别和持有量还需要再优化。比如烘干设备不足,在去年表现明显。去年水稻收获期遭遇阴雨天气,但烘干设备及仓储不能满足需求,农场主只能售粮,而国有粮库受库容制约难以全部收购,粮商借机压价,给农场主造成较大损失。
  融资难题尚未彻底解决。近年来,国家、省、市虽出台不少解决家庭农场融资难题的政策措施,但实际中,面向农民贷款的金融机构少、额度小、期限短、门槛高、程序复杂。农民面对繁琐的审批手续和难以提供担保抵押物的现状,对贷款望而却步。家庭农场服务联盟成立后,虽借助苏中公司担保为部分家庭农场主贷到部分资金,但贷款额度不高,且贷款用途仅限于购买农资,难以满足和解决家庭农场主对资金的需求。
  “虽然很多方面还需完善,但政府要有明确定位,了解农场主需求,做好服务即可。”毛正球认为。
  泰州市为此整合了农经、财政、国土、供销、粮食、农委等为农服务公共资源和各种社会资源,吸纳技术、信息、加工、销售、仓储等300多名人才组成服务团队,成立“农业科技、政策咨询、市场信息、品牌建设、金融保险、农场管理、综合协调”等7个服务小组,各市(区)建立分部,参照市级联盟模式组建服务团队,实行市、区、乡镇三级联动机制,为家庭农场提供产前、产中、产后服务。

责任编辑:都市农夫

喜欢(0
收藏方法:打开微信→发现→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 扫一扫收藏本文到手机 ↑

方法:打开微信→点击右侧+ →添加朋友→输入cnnclm

家庭农场联盟微信公众号

方法:打开微信→点击右侧+ →添加朋友→输入cnnclm

家庭农场联盟微信公众号

a03_gif
热门文章